法国马赛旅游
你好,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

背景:
閱讀內容

最受爭議中美芯片合資案獲批 中國手機芯片市場風云再起

[日期:2019-03-09 19:32:47] 來源:電腦報  作者:電腦報 [字體: ]

近日,知情人士透露,中國反壟斷局已批準高通與國有企業大唐電信子公司組建合資公司。該人士表示,該合資項目在一年前就已宣布,但直到最近才獲得中國審批通過。

之后,從4月27日開始就一再跌停的大唐電信(*ST大唐)發布了《重大投資項目進展公告》,證實了上述人士的說法。公告稱,大唐電信旗下聯芯科技、高通公司、建廣資產、智路基金投資近29.8億元合建的瓴盛科技獲得國家反壟斷局批準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1年前,成立中外合資公司的消息一出,就引起了巨大爭議、甚至攪動中國芯片產業。由于瓴盛科技主攻100美元及以下芯片價格市場,將與紫光展銳(原展訊)進行直接競爭。素有“行業大炮”之稱的原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為此震怒,言辭犀利地多次抨擊:“這是大唐電信自己沒本事把聯芯做好,投靠洋人。”

目前,中低端手機芯片市場的玩家主要是展訊、聯芯科技以及聯發科。不過,今年4月中旬,趙偉國已辭去紫光股份董事、董事長職務。從素有中國芯片產業“國家隊”之稱的紫光股份離職,在“中國芯”備受關注的當下——無論是趙偉國的辭職,還是大唐與高通合作獲批,都絕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,而是中國芯片產業近二十年發展的最好縮影。

錯綜復雜的瓴盛科技

 

 

 

 

上海浦東的聯芯科技總部據說由法國建筑師設計,在天氣好的時候,可以看到大樓玻璃曲面帷幕上清晰倒影著天空。從樓上可以眺望到馬路對面的湖泊,湖泊四周綠意正濃,國際商務客們在大樓中來來往往,竟讓人生出置身硅谷的感覺。

而樓內的景象就沒有這么輕松了,行動通訊實驗室旁的走道上擺放著不少折疊行軍床,研發人員工作到累極了時,就在這里休憩。

作為大唐電信的全資子公司的聯芯科技,引起世人關注是2017年5月底,大唐電信發布公告稱,經過9個月艱苦談判,聯芯將與高通、建廣基金、智路基金合資成立瓴盛科技,主要聚焦消費類100美元低端手機市場,經營與芯片組解決方案有關的設計、包裝、測試、客戶支持、銷售等。

 高通和聯芯科技股份占比均為24.133%其中,高通、建廣基金、智路基金將以現金出資,聯芯科技則將以旗下全資子公司上海立可芯半導體科技100%股權進行出資,立可芯估值7.2億元。

記者從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司系統查詢得知,立可芯成立于2017年3月下旬,注冊資本為人民幣1.9億元,聯芯科技全資設立。而聯芯科技則成立于2008年3月,是大唐半導體的全資子公司,而大唐半導體是大唐電信的全資子公司,大唐電信則是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的控股子公司。

 

彼時,根據聯芯科技發布的《上海立可芯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企業價值評估報告》顯示,立可芯主要從事代銷高通芯片以及開發并銷售自研SOC芯片業務。

 

這一多方合資從一開始就備受關注。一位芯片界業內人士對記者解讀稱,聯芯科技除了將原來代銷高通芯片的業務剝離開來,注入和高通合建的子公司瓴盛科技中;還將一部分SOC芯片與安卓技術平臺轉讓出去,結合高通的Modem技術與IP技術授權,打造中低端手機芯片。

 

說起聯芯科技,就不得不提到小米。據記者了解,聯芯科技將LC1860平臺以1.03億元價格授權給了小米旗下的松果電子公司,紅米手機2A、澎湃S1也是采用的聯芯芯片。彼時有評論稱,小米為了“造芯”走上了一條彎道超車之路,通過攜手聯芯(大唐)跳過了研發處理器門檻,縮短了設計周期,最終僅經過28個月時間就從立項實現了量產。

這個在中國,乃至全球芯片產業人物親自

 

但這一合作,從一開始,就遭遇了業界諸多人士,特別是清華紫光方面的激烈反對。被稱為“餓虎”(因為瘋狂并購相關芯片廠商而得名)的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發文炮轟:雖然美日韓臺嚴防死守,但中國半導體產業崛起勢不可擋,展訊不怕市場競爭,高通要進入中國低端市場,可光明正大的進來,何必弄個假合資?

 

反對聲之外,也有不少支持的聲音。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就評論稱:“我國芯片行業一直處于低利潤、發展慢狀態,甚至還一度出現了賣咖啡利潤比賣芯片高出100倍奇怪現象。這主要是因為芯片行業產品同質化嚴重、缺乏核心技術等問題長期存在。無論是阿里巴巴收購中天微,還是大唐與高通合資成立芯片企業,主要目的還是為了獲取更大利潤空間,其次才是推動芯片的普及,讓市場能夠獲取更加廉價的芯片。不過,此舉對中國芯片行業將帶來積極影響,有助于中國芯片實現自主知識產權,打造出‘中國芯’。”

大唐電信力圖起死回生

如宋清輝評論,依靠芯片讓大唐電信起死回生,是瓴盛科技的第一重任。

 

“2018年的目標是扭虧,我們希望借此能留在A股資本市場。”大唐電信一位內部工作人員說道,隨著相關部門對瓴盛科技的批準,對大唐電信而言,一方面可以搶占市場,更重要的也可以借此扭轉長期虧損局面。

 

目前,大唐電信在二級市場上已被戴上風險警示的帽子。4月26日,大唐電信(600198.SH)發布了2017年年報,由于連續兩年虧損,且虧損幅度由2016年的17.75億元擴大至26.48億元,而后被上交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,大唐電信的股票名稱變成了*ST大唐。

 

對于虧損原因,大唐電信一位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,公司近幾年在移動終端芯片領域投入了大量研發經費,由于消費類市場競爭過于激烈,公司收入無法覆蓋前期大量的投入,導致出現較大虧損。

成立于1998年9月的大唐電信,是一家國有企業,而且在成立僅一個月后便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。

早在2000年左右,作為肩負我國TD-SCDMA通信標準研發重任的明星企業,大唐電信一度風頭無兩,與巨龍通信、中興和華為在業內被稱為“巨大中華”,是當時國內通信企業代表,還曾入選科技部首批公布的十六家“863計劃成果產業化基地”之一。《福布斯》雜志“全球最佳小公司”評選中,也將其排為中國內地企業第三位。

  “那個時候的大唐電信很牛,中興、華為當時沒有技術、資源來進行3G通信標準研發,那時大唐電信的實力是在他們之前。”曾在大唐電信工作多年的章駿回憶說。

但十多年之后,巨龍通信早已消失在公眾視野,中興遭遇了美國商務部禁止銷售的禁令,大唐電信則因連年虧損深陷虧損泥潭,瀕臨退市。

與中興不同,大唐的困境,與TD-SCDMA在中國的失敗有直接關系。2009年,3G通信在我國正式商用,這比歐美等國家晚了近5年時間,而到2014年,商用僅5年時間3G通信便被4G通信所取代。另一方面,國內的三大運營商中,僅有中國移動一家采用了TD-SCDMA制式的3G網絡。 

“中國移動在3G時代并不成功,TD-SCDMA網絡相比其他兩種3G制式的網絡,傳輸速度是劣勢。”一位中國移動終端公司的內部人士說。

“大唐電信的TD-SCDMA調集了當時整個集團的主要資源和精兵強將,但是不成功的,沒有為公司帶來預期回報。”上述人士表示,“2017年是TD-SCDMA制式網絡的退網高峰,目前全國基本退完了,就剩少數省份還留著部分大唐電信研發的3G網絡。”

 當時,大唐電信原本有四塊業務:集成電路、終端業務、軟件應用、移動互聯網四塊業務平行式發展。也就在2014年,以旗下大唐半導體成立為標志,大唐電信開始整合旗下芯片產業,隨后又計劃收購美國芯片公司Marvell手機業務。

根據大唐電信一位內部人士的說法,“芯端云”是近年來大唐電信提出的戰略轉型方向,其中芯片處于較為核心的位置,因此才有了與高通合資成立芯片公司,以及成為中芯國際最大股東。

但是,瓴盛科技依然以中低端為主,而且根據記者5月9日從國家企業信用信息系統查詢情況來看,盡管這一合資公司已獲得有關部門批準,但仍然查詢不到相關注冊信息。

“獲批之后,才注冊成立公司,修建廠房等,預計3年之內才能展開實質運營,現在處于早期階段。”章駿說,“說到底,大唐電信依然是一家通信研發類型企業,盡管這些年做了很多業務,不過沒有很突出的,只是在最近兩年才開始逐漸聚焦于芯片。”

    事實上,即便瓴盛科技開始正常運營,能否讓大唐起死回生是未知數。業內人士稱集成電路是一個資金、技術密集行業,而其中消費終端芯片市場的競爭又異常慘烈,各大國際終端芯片廠商不是微盈就是虧損,高通在近期發布的2018年第一季財報中也因各種原因出現了巨額虧損。

紫光炮轟醉翁之意不在酒

趙偉國

    但無論如何,中興被禁事件帶來的影響已開始顯現,“國家也已經看到了芯片的重要性,所以大唐電信內部認為未來幾年將會是芯片業務發展的黃金時期,屆時大唐的芯片業務必然會受益。”章駿說。

目前,中低端手機芯片市場的玩家主要是展訊、聯芯科技以及聯發科。也就是說,瓴盛科技成立,讓展訊在手機芯片市場無形中增添了一個對手,加之此前聯發科在高端手機芯片市場挑戰高通遇挫,日前聲稱將重心重新放回到中低端市場,展訊壓力可想而知。

 

展訊成立于2001年,2007年在美國上市,同時在加州與上海設立子公司。2012年7月,清華紫光以每股美國存托股31美元價格收購了展訊,其交易價格約為17億美元。2014年,紫光又以9.07億美元的價格完成對銳迪科微電子的收購。2016年,紫光又開始將展訊和銳迪科整合為紫光展銳。

 

根據展訊李力游透露的數據,展訊2016年芯片出貨量達6億套,銷售額為120億元。以基帶芯片而論,展訊2016年市場份額已達27%,已接近高通和聯發科份額,三分天下有其一。在全球1/4的手機中,采用的芯片來自中國展訊。

這也讓母公司紫光在芯片領域有了底氣。根據ICInsights發布的2017年全球前十大FablessIC廠商排名,紫光集團位列第十,全球競爭力大幅提升。不過,與排名第一的高通170.78億美元營收相比,展銳只有20.50億美元。

 

  這一切,和現年51歲的趙偉國有密不可分的聯系。

 

2009年6月,趙偉國重返紫光集團,并擔任總裁。當時的紫光集團,手握上市公司紫光古漢和20多家子公司,但經濟效益不佳,資產規模約13億元,凈資產只有2億元,收入只有3億元。

回歸紫光之后,趙偉國啟動了在芯片產業的頻繁并購(業內俗稱買買買的紫光模式),為此趙偉國在芯片產業內還獲得了“餓虎”的稱號。

    據不完全統計,從2013年至今,趙偉國主導的投資近20家企業,斥資近千億元。其中涉及芯片相關領域的并購或投資超過13家。包括收購展訊和銳迪科;25億美元并購惠普旗下公司新華三51%股權,38億美元入股西部數據,6億美元入股臺灣力成……

    這是趙偉國打造“芯片王國”的邏輯。有人曾對其實際的資金來源和后續的資本運作意圖進行頗多揣測。郭臺銘曾評價他“不過是個炒股的投資者”,更有甚者表示紫光的并購只是為了自己的資本運作。

不過雄心勃勃的趙偉國對此從不在意,他表示,通過并購可以獲得完整的技術團隊、知識產權、人才、市場,甚至銷售收入和利潤。

另外,紫光在武漢、南京、成都合計投資1800億元繼續投資存儲芯片基地研發和制造,并發起千億公司,為后續發展準備資金。其中,武漢工廠已初步完成,4月11號設備開始安裝,預計32層64G 存儲芯片今年會小規模量產。

而按照計劃,紫光還發起千億大公司(紫光正在和重慶市政府、國家大基金發起紫光國芯集成電路股份有限公司),希望通過千億公司合計籌集1900億元人民幣。“從資產規模上來看,紫光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綜合性芯片企業。在戰略心態上,紫光也已經做好了‘板凳要坐十年冷’的準備。按照計劃,紫光將在5年站穩腳跟,10年有所成就。”趙偉國強調。

 

這可能是紫光趙偉國炮轟的原因之一,展訊擔心的是,高通會借力瓴盛,搶占中國手機低端芯片市場——瓴盛科技的入局,被業界普遍認為將與紫光展銳形成直接競爭,而且還是以“市場換技術”的形式。

 

  不過,趙偉國震怒背后還有另一層原因——瓴盛科技背后純資本方:建廣資產和智路資本。

 

  在芯片領域,這兩家投資公司早是名聲在外。例如去年2月,建廣資產與智路資本聯手,以27.5億美元收購恩智浦的標準件業務,這是有史以來中國半導體行業最大的海外并購案。

 

 

據悉,建廣資產已經在半導體行業形成了完善的布局,從材料、設備、設計到制造、封測無所不包,據稱目前全球半導體1/3的產品中都有其控股的公司身影,至于智路資本,其具備全球金融、產業生態鏈資源。

 

“其實建廣資產+智路資本+瓴盛科技(主要是實體部分的聯芯科技、技術高通),和清華紫光(資本)+展訊(實體部分)路數差不多,都是以資本布局,輔以實體謀求話語權。”有分析人士表示,加上其二者資源的互補,極有可能替代清華紫光在中國芯片產業中的角色,而在中國芯片市場,得到話語權的結果就是可以獲得國家資金的支持。這才是趙偉國的擔心和懼怕。

 

芯片市場中外合資早有先例

 

 

2017年全球芯片企業排行

 

 

而合資公司最具爭議的焦點,則集中在高通——包括中科院微電子所所長葉甜春在內的業內人士就認為,低端手機芯片沒有利潤,高通目的是讓一個穿著中國企業馬甲的公司,來向展訊發起纏斗,將會打壓了國產自主芯片的崛起,也不利于中國手機企業提升議價能力。

 

“合資定位竟然是低端,這是引狼入室打亂仗。目標恐怕不是聯發科而是展訊。”葉甜春說。

 

不過,支持的聲音則認為,瓴盛科技這一項目中方控股權高達76%,有充分把握對該項目的自主可控。此外,瓴盛科技雖然關注低端,但芯片技術含量不低,其核心“全網通技術”支持全球網絡制式的中低端LTE智能手機芯片(高通低端的驍龍200系列都支持全網通)。從目前手機市場來看,這一技術已是大勢所趨。

 

而且,在目前中美貿易摩擦還未完全解決的情況下,中國方面批準高通與大唐等公司建立合資公司,本身就值得玩味。

 

“這次合作是針對中低端市場,避開了美國不允許高端技術流入中國的敏感區域,實質上也對中國企業有利,還釋放了中國在技術領域不會閉門造車的積極信號。因此,中國權衡利弊后批準了該案。”跨境并購專家、香港上市公司聯合能源集團副總經理兼總法律顧問張偉華評論稱。

 

記者注意到,中國企業與國外企業在半導體領域合作早有先例——2014年,大唐電信與恩智浦合資成立大唐恩智浦半導體,中方占股51%。同年,英特爾也向紫光展銳投資了90億元人民幣,并獲得紫光展銳20%的股權。

 

而就在2018年的4月底,芯片巨頭ARM的中國合資公司也已經投入運營,將接管ARM在中國市場的業務,知情人士還稱該合資公司計劃在中國A股上市。

 

 同樣,這早已并不是高通第一次與中國半導體相關公司投資合作了。早在2014年,高通就宣布中國代工商中芯國際將使用28nm工藝代工其驍龍處理器。

當時有媒體稱,高通幫助中芯國際建設28nm產線將有助于中國半導體行業整體的發展,而中芯國際也可能向除高通以外的其他客戶提供代工服務。

  根據最新報道顯示,中芯國際的28nm工藝代表了大陸自主技術水平。國產14nm工藝預計在2019年上半年量產,力爭用10年時間進入第一梯隊。

    有意思的是,排行全球第四大、僅次于聯電的純晶圓代工廠商的中芯國際,其背后就有大唐和紫光的股權之爭——中芯國際目前的第一大股東是大唐電信,占據了19.14%的股權;而紫光集團先前則不斷增持中芯股份,甚至有媒體表示紫光原有并購中芯國際打算,是中芯董事長周子學以紫光旗下IC 設計公司展訊、紫光國芯與中芯、高通等客戶產生利益沖突,力保中芯的獨立性,才止住紫光并購中芯計劃。

  現在,大唐電信與紫光的中國芯片交鋒,看上去有了第一回合的勝利:隨著瓴盛科技業務的開展,大唐電信的營利狀況將有望改善。面對來勢洶洶的瓴盛科技,展訊將遭遇什么處境不得而知。

  而那個帶領紫光集團一路瘋狂并購的趙偉國,則在今年4月辭去了紫光股份和紫光國芯的董事、董事長職務——紫光國芯定位于紫光集團存儲器產業板塊,是紫光集團旗下從“芯”到“云”戰略的重要平臺。紫光股份則是紫光集團旗下的IT信息系統、云計算、大數據等業務平臺,此前曾希望并購西部數據15%的股份,流產后不得已選擇以合資公司方式與西部數據聯姻。

?

 

高通芯片向來價錢高昂,聯芯低開發成本也有望幫助高通降低生產成本

 

相關分析

手機芯片市場三國殺

 

 

目前,手機芯片市場仍是高通、展訊、聯發科的三分天下。

高通牢牢把持著中高端手機芯片市場,但在中低端手機芯片市場,卻遭遇展訊和聯發科的沖擊——2015年高通市場份額為52%,在2016年則降至42%。而根據4月底公布的高通第二財季報告,其凈利潤為12億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20億美元下滑40%,比上一財季的15億美元下滑19%;每股攤薄收益為0.80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1.34美元下滑40%,比上一財季的0.98美元下滑18%。

高通要想扭轉態勢,最佳做法就是圍魏救趙,進軍聯發科和展訊賴以起家的中低端芯片市場,實現高中低市場通吃。不過,高通是否會像過去那樣,憑借壟斷地位賺取超額利潤依舊是未知數。

相比高通,聯發科則有點慘。根據其2018年第一季度業績,聯發科在2018年第一季度營收為496.5億元新臺幣(約合17億美元),環比下滑17.8%,同比下滑11.5%。

同時,其移動SoC第一季度出貨量從去年第四季度的1.1億至1.2億件降至7500萬至8500萬件,環比下滑嚴重。盡管隨著OPPO、vivo、小米等紛紛采用聯發科芯片,其芯片出貨量有回升跡象,不過就目前情況來看其要重回巔峰還面臨著諸多困難,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聯發科處于一個不利的位置。

在中低端市場,聯發科主要受到展訊的沖擊,展訊已在低端市場站穩腳跟,正努力往中端芯片市場拓展,而根據展訊與Intel達成的合作協議,明年將推出采用Intel的5G基帶與展銳的ARM架構處理器整合的5G芯片。

對此,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表示,今年芯片市場存在變數并不小,但從利潤角度看,確實不會像過去那么高了。“現在手機芯片市場競爭基本呈現高通、聯發科、展訊三足鼎立格局,高通在技術及高端客戶方面處于領先地位;聯發科則在Turnkey和中端客戶方面領先;展訊雖然產品成熟稍晚,卻有地利人和優勢,三家公司競爭絕不是簡單以焦土政策可以分出高下。”

中國半導體企業營收TOP10

 

公司

營收

海思半導體

260億元人民幣

清華紫光

125億人民幣

豪威科技

90億人民幣

中興微電子

60億人民幣

北京中電華大半導體

34億人民幣

北京南瑞智芯

32億人民幣

深圳敦泰科技

30億人民幣

杭州士蘭微電子

23億人民幣

北京時陽電子科技ISSI

23億人民幣

大唐半導體

23億人民幣

(數據來源:SEMIcast Research

 
 
本文出自2018-05-14出版的《電腦報》2018年第19期 A.新聞周刊

     往下看有更多相關資料

本網站試開通微、小企業商家廣告業務;維修點推薦項目。收費實惠有效果!歡迎在QQ或郵箱聯系!

為何要做網絡廣告       廣告聯系

推薦文章 收藏 推薦 打印 | 整理:mengyan | 閱讀:
查看相關資料       手機 
專題文章
熱門評論

法国马赛旅游 三公怎么玩才能赢钱 北京时时助赢软件下载 千里马免费计划软件 下载河北11选五助手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时时彩包胆什么玩法 单机版游戏 唐嫣公司老板wkb 重庆肘时彩实时开奖 秒速时时哪个平台好 飞艇免费计划网页版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快乐8计划 捕鱼达人老版本2012年免费下载 彩票官方 重庆时时乐三星走势图